曲终人散时
 

听说了吗?那个三条家被查封了!

·2

三条家,明面上为某上市公司,背地里却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黑恶势力”,洗钱、假账、逃税,更是以贩卖军火著称。偏生极其狡猾,洗白的功夫让人根本挑不出一丝差错,是被各大警部恨得牙痒痒的存在。在三条成功“勾搭上”政场新贵——蜂须贺虎彻,并被小道消息报道出与粟田口的头儿关系匪浅后,声望更是高到了离谱的存在。警部们也就渐渐歇了攘除奸邪的心思,对于他们偶尔的搞事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个三条大佬们可懂事的很,清楚地知道灰色带该游走的分寸,卖他个便宜,你我他行事都方便,何乐而不为?
可就是这个三条家,倒了? 这可真真是本市的特大新闻了。各大报纸、电视台、营销号等媒体恨不得能伸出个三头六臂,成为最先报道者。三条家的新闻。那可是一个写作“噱头”的东坡肉,谁不想抢先咬下最大的一块呢?
于是这时间#惊!本市三条倒台##简谈三条这次的重大失利##最大集团三条倒台,原因竟是……##谈一谈那些年三条背后的女人#等夺人眼球的消息频出,成为了这一季的茶谈资本。 大家在津津乐道的同时,不免也对其真实原因产生一定好奇:到底是什么,以至于这个庞然大物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鬼一副见了我的样子#

新选组:

“清光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买到了最新款的甲油吗?看他走路都哼着小曲儿呢?”放下手里的水,和泉守兼定抓了抓自己那头柔顺的长发,颇为不解地看向自己的搭档堀川国广。
“卡内桑你还不知道吗?”堀川急急忙忙攥着报纸跑了过来,拍在桌上,反反复复地戳着头条标题那几个更醒目不过的大字,“三条家!那个三条啊!被查封了!”
“国广你说什么?”和泉守的音量不由的提高,却在堀川安静的手势下闭上了嘴,凑过身去悄悄地问,“hon to ni?开玩笑的吧?是那个三日月宗近诶?所以清光才——?”
堀川点点头,从喉底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也是小声地跟他的搭档咬起耳朵:“可不是吗。三日月先生天天没事也要找点事撩拨一下清光,这事儿一出估计清光能安静好一阵子了,所以才这么高兴呢。可是,可是我感觉三日月先生好像其实并不讨厌清光......”
“傻啊你,这事新选组除了清光谁不是心知肚明啊。可三日月毕竟是三日月,就算抓不到把柄也是一个不遵纪守法的犯人而已。这样也好。也好。啊呀真是的!没事不要讨论这些风口浪尖上的东西!走了国广!例行巡逻!”
“啊啊,好的!”
和泉守抓过羽织一把披在肩上,大步流星向门口走去,和堀川渐行渐远,徒留两个如点般的小影。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哈哈哈,我就知道,我总有一天会解放的!三日月那个老混蛋还是进去了——嗯嗯,可以过一段清闲日子了。为了庆祝一下一会儿去街上大扫购吧,emm...YQ家的新款上市了,去看看呗,说不定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更可爱呢。啊啦一想到三日月不在连空气都美好了啊......”
加州清光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脚步轻盈得像离开茧束缚的蝴蝶,指尖也在桌边和窗角不自觉的跳跃。他努力不要让自己显得太异样,憋到一个拐角走进自己的房间后,终于不再忍耐放声大笑,然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为待会儿的出行做准备。同屋的大和守安定终于忍不住插嘴:“真是的....三日月走了你就这么高兴吗kiyomitsu?”
“啊呀安定你又不是不知道——三日月他平时也太过分了点,每次都搞得我好像是他的专职保姆一样!天天不是追着他屁股后面满世界跑就是被他追的在新选组里上蹿下跳,我可是受够这种日子了啊?!我可是新选组正经的警卫诶天天这个样子像什么话啊。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终于可以安心地巡逻安心地享受生活了!对了安定你今天也没有任务对吧?那就陪我一起去逛街啦!”
“我才不要呢!又要帮你提那么多东西四处扫荡简直比队内训练还累!”
“明明上次安定你也逛的很开心嘛樱花发卡多可爱啊都被冲田桑夸奖可爱了呢。”
“你还有脸提这个!啊啊啊啊啊你赔我在偶像眼里的形象啊岂可修!kiyomitsu——你给我站住!”
“略略略。傻瓜才站住让你打呢!”
今天的新选组,依旧非常和谐呢——

直到下午三点。

“清光,清光回来了吗清光?”
还没来得及回屋放下手中的“战利品”,就远远的听到堀川的呼喊,拎着东西拖着几近半死的安定,加州清光的步伐依旧轻快,如同身边盛开的蔷薇一般灿烂明媚。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一路小跑来的堀川,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焦急不安,这让他不禁有些好奇:“怎么了吗?看国广你好像很急的样子。”
加州清光的脸上依旧是愉悦的微笑,这让堀川国广开始犹豫。他有些不忍心告诉清光这个对他来说有些残忍的结局了。介于他才过了半天的“解放生活”。说话声顿了顿,经过一番斟酌,堀川国广还是选择让老大长曾弥虎彻亲自告诉他:“虎彻哥找你,你去了,就知道了。”
国广的脸上的忧愁是因为自己。加州清光几乎一秒就得出了结论。不知道为什么,身边开放的蔷薇花似乎没有那么明艳了,空气中凝结着一丝不祥的气息。不妙啊这可。清光嘴边那一抹笑意突然有了些苦涩的味道。堀川国广是一个不会轻易开玩笑的人,他说事态严峻的话,那就一定是马虎不得的。这一次他让自己去找虎彻哥要答案......
不露痕迹地跟堀川挥别,却感受到身后的安定稍使力道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清光,我陪你去。”安定显然也读懂了气氛的凝重,从衣角传来的阻力带着浓重的不安。“不用啦,虎彻哥找我而已,怎么搞的我好像下一秒就要被外调到前线杀敌去了一样——安心啦!诺,先把我的东西拿回去。我可警告你啊,这些都精贵着呢,要是被你大大咧咧磕了碰了可别怪我打你啊。”
“是是是。一定完成清光大人的嘱咐——快去快回。不然我可不保证我这毛手毛脚的能保管你的东西多久哦?”
“你敢——?!”
“嗯哼?”
凝滞的气氛被对话的欢乐所吹散。加州清光放下半颗心,正了正色走向长曾弥虎彻的居所。
“虎彻大哥?”加州清光轻轻叩响敞开着的门,“那个,我的事情,真的很严重吗?”
“哦,是清光啊。”长曾弥转身,“国广已经跟你说了吧。调遣令的事大哥已经努力回转了,可惜是上头直接——”
“什么?调遣令?!”
糟糕。长曾弥虎彻一拍脑袋。显然国广还没跟清光说过半个字,自己就是这么大喇喇地开口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也没有委婉的余地了。不去看眼前清光满脸的不可置信,长曾弥尽量简短地总结:“就是,从明天起,清光你就要被调到长谷部手下工作了。”
“长谷部?”还没消化完刚接受的信息量,更大的炸弹在眼前爆炸。一个踉跄差点绊倒自己,摆摆手拒绝了来自虎彻哥的帮助,加州清光揉了揉太阳穴,带着不确定开口:“长谷部......那个狱警部的长谷部?”声音中带着他自己没有察觉到的颤音。
“没错。就是那个压切长谷部。据[你二姐]说是来自上头那位一期一振阁下的点名调令,大哥我想拒绝也无能为力啊。”
还真是一张乌鸦嘴啊。外调前线倒是没有。直接外调到监狱去了。呼呜...还好还好。只是外调而已——等等?一期...一振?一期一振!
“mikazukimunechika!!!”

鸟语花香依旧,新选组今天也很和谐......
吧?


---------------------------------------------------
姗姗来迟的更新
我已经放弃治疗OOC了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死鱼眼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胭脂泪·冷不丁诈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