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散时
 

听说了吗,那个三条家被查封了

 

·序

                               


 茶香袅袅,檀香沁人。朦胧的烟云中是极为雅致的布置。六人用置的茶具安安静静地躺在茶几上,旁边还搁置了些诸如镜子、梳子、笔筒之类的闲物。虽然摆放整齐,却还是与这房间的配置显得违和了些。浅绿色似乎是整件屋子的基调,处处彰显着自然之风。一位穿着着不知多少年前古老的衣饰的男子虔诚地捧着御币,嘴里念叨的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两只鹦鹉静立在吊笼上,也不喧闹,黑猫蜷缩在藤椅边舔舐皮毛,看着主人进行日课。一切是如此静谧而美好,让人不忍心惊扰。

“叩叩叩”“cfgbnfhn#%^vnfkhj8”大力的拍门声,嘈杂的脚步声,不知控制的喧闹瞬间打破了这宁静。“哐当——”门竟是被径直以粗暴的形式打开了。

“请问,是石切丸先生吗?”这次行动调查组组长——伊如斯先生从怀里掏出搜查令,展开,并优雅地鞠了一躬“非常抱歉动用如此无理的方式见您。”极其平淡的声音,仿佛刚才做出踹门动作的人不是他一般。

被称作石切丸的那位男子缓缓转过身。看着眼前拥挤的人群,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可能劳烦你们白跑一趟了,三日月并不在这里。”

石切丸的表现可谓是极为镇定。倒不如说是多次同类惨剧发生后的冷漠。他太了解家里那群“搞事情”的同族了。这准是三日月宗近犯了病又去哪儿作妖要被请去局里坐坐了。不过这次倒是奇怪的很,清光居然没有亲自“逮捕”那位失智董事长。

进行到一半的仪式被突兀的打断,尽管面上不显,石切丸的心里却是恼火得很。这是这个月第二次了吧。反复摩挲着御币,眼见屋内鹦飞猫跳的现场,烦躁就像疯狂蔓生的藤条,绞杀着石切丸心中仅剩的“家族爱”。去**的三日月宗近。躲清静可不是这个躲法的。

警部的多次“拜会”几乎让他丧失最后的忍耐。

干脆把三日月他们的东西都丢出去好了。下次敢再装无辜可怜爬进来休憩中途却为了茶果子误用厨具拆了厨房或者干出趁他外出拜访神社时在他屋里开趴和新选组的各位发酒疯等他回来清理的事就用御币打爆他身为五花美男俏丽的脑袋。

 伊如斯才听不到石切丸内心完全不符合他人设的OOC波动,当然,他也不在意这个。

“石切丸先生,很抱歉,我们要找的就是您。”

“我?”

“没错。希望您能配合我们走一趟。”

 “……恩。那也请允许我先联系一下小狐丸告知此事。”

 “不用了。您联系不到他的。不过,也许您马上就可以通过另一种途径见到他了。”

  稀里糊涂地被带去了警部,稀里糊涂地做了一番调查,稀里糊涂地被押送进了监狱。

  “哦呀?石切到了呢?”

  看着聚众玩UNO玩的火热的四人听了三日月的话齐齐抬头打招呼,之后又马上低头自顾自该发狗粮的发狗粮,该出牌的出牌,小狐丸那声平淡无奇的“午安”甚至让他有种自己就是好好待着家里看他们闹腾的错觉。

  “所以说……是不是该有个人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呢?”

  按住手上跳起的青筋,此刻他彻底体会到了平日以来加州清光接管自家这群阿兹海默患者所承受的痛苦。这么多年还真是,辛苦你了啊加州。努力平复好情绪的石切丸开口——对向正是一脸笑眯眯的三日月。

  “啊呀….情况有些复杂呢。嗯。简单来说。我们贩卖军火的事被查出判刑了。”

  语气自如。仿佛倡议着“今天天气真好呢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如来监狱一日游吧”一样。

  生了铁锈的栅栏,潮湿的小床,边角破损的草席,和一副被扔的到处都是的UNO。

  “狱警吗。我申请提供线索弃暗投明。”

 

喂喂,听说了吗。

那个三条家,被查封了。




-------------------------------------------------

我知道这个吐槽役papa很ooc......求轻打QAQ........

有没有愿意帮忙提建议分析刀性格特点的小可爱,我觉得再这样任我ooc下去这篇就彻底放飞了[

文力复健ing,希望能得到多一些小天使的关爱

没时间继续写了,就当是序章好了。占tag致歉,只存活在心理描写中的清光光,我保证下一章肯定让你们见到他......

以上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51)
 
上一篇
下一篇
© 胭脂泪·冷不丁诈尸|Powered by LOFTER